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 
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安靜的福流——讀張晶《第三代囚犯》

2022-03-24 15:47:21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人的一生,常會對某個故鄉以外的地方有著難以解釋的鄉愁。對我來說,第一個就是南京。因為南京有我的親戚和朋友,假期里,我時常會去親戚家中坐上兩天。南京和春天是絕配的。三四月,萬物復蘇,草長鶯飛,百花盛開,“潑水在天空凝固,碧綠快滴下露珠”,到處都是石青、石綠、赭石黃、朱砂、霜青、藤黃等深淺不一的青綠色。在這春風吹拂、光明顫動的日子,格外適合與三兩好友,泡一壺清茶,暢談人生。

地以人為重,我深以為然。一個人對一座城市的感情,雖然與城市的自然景觀有關,同時也是因為自己生命體驗所帶來的深情。在南京琵琶湖邊、明城墻下、莫愁湖上,那些講不盡的文化、理想,仍能通過某種聯系,對千里之外的我產生某種作用。這種感念,難以用語言來表述。

今天看見一個心理學翻譯術語:福流。福流是指一種能感念到的物我相忘、游刃有余、天人合一、酣暢淋漓的狀態。我想,這個用來形容南京張晶校長的寫作最合適不過。張晶老師曾任江蘇省司法警官高等職業學校黨委書記、校長,是研究員、二級作家。他的寫作不僅是講故事。講故事太單薄,復雜的人生、大的道理,如果從一個切口來講不可能真正觸及靈魂和內在。他的大量著作是關于監獄學的,主要有《中國監獄制度由傳統走向現代》《正義試驗》《走向啟蒙》《深讀矯正》《囚權主義》,長篇小說《總矯正師》《愛上愛》,還有《第三代囚犯》等等。那些處于“社會底層”的“弱勢群體”,他們層層疊疊、有可能代際相傳的命運,過去更多是疊藏在判決書、警示教材里。而張晶校長如此投入地反復研究這個主題,經過長年累月的思考、寫作,從作為監獄元概念的“囚犯”這一邏輯起點出發,苦苦追尋“如何把囚犯改造成守法公民”這一監獄教育改造的根本性、關鍵性問題。他等身著作的背后,是意義的海洋!這是怎樣的一位奇人,有著悲天憫人的情懷!

我在司法部預防犯罪研究所工作過,感受過預防犯罪研究奮力有為的使命和擔當。所以,初讀此書時有一種莫名的緊張,但拿起來是津津有味讀下去的。不僅如此,我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,而且不是跳著讀,讀完還讀了第二遍。張晶校長對監獄學很熟悉,這個“熟悉”是一種深度把握能力。他的語言和邏輯也十分好,把那些有關監獄工作的事,用飽滿的語言講了出來,有一樣過人的好處,那就是真——真實、真摯、真誠,是能和絕大多數人共情的。他的文學之心,法治之魂,心里涌起的萬頃波濤,關注的是萬變不離其宗的命運。“愿意的人,命運領著走。不愿意的人,命運拖著走。”命運和我們的對話,就像是在下棋,“走完了,下面,該你走了……”本書體現了理性的樂觀主義,“烈火烹油,鮮花著錦”的時候,你要“防備無時”,而事情好像壞到了極點,也不需要絕望,等待輪回中的轉機。他的研究在連接和安慰著一代讀者,特別是那些有可能逐漸被時代丟下的“第三代囚犯”。

作者基于“人是社會的人,每一個人都存在和活動于具體的、基于特定歷史的現實生活當中”這一辯證唯物主義立場,探討“為什么犯罪?是什么人在犯罪?怎樣對待囚犯?怎樣使囚犯在未來盡可能不再重新犯罪”等監獄教育改造的基本問題和難題,提出:當前的囚犯已不是過去的囚犯,社會在發展,囚犯的結構也在換代,從第一、第二代囚犯發展到“第三代囚犯”,需要我們與時俱進、實事求是對待發展中的問題。

他以人權為邏輯起點,高度關注囚犯的現在和未來,富有開創性地提出了“囚權主義”,關注囚犯的權利保障、關注他們的人性化改造。本書論及警察與囚犯的關系,也似打斷骨頭連著筋,就像民歌所唱“久久不見久久見,以不見為見,以斷為不斷”,作者以曾經的工作體驗切入,語重心長并不乏振聾發聵地提醒他的同行:“保障囚犯的權利,就是保障監獄人民警察自己的權利”“對囚犯良知的喚醒唯有良知,對囚犯人性的復蘇唯有人性,對囚犯真善的培育唯有真善”等等。法律無強人為善的力量,只有消極地禁人為惡,只有以道德教化、關愛他們,方能潛移默化使人心向善。這種關愛與治療的價值,涉及關系的修復和矛盾的化解,涉及矯正技術、矯正激勵,取決于監獄系統思想文化的進步程度。

中國歷史上,為止訟息獄、化民向善,強調以德輔刑。漢唐時期有大量的“縱囚歸獄”記載,此類事跡的巔峰是在隋唐時期,唐太宗一次縱囚近四百。唐朝白居易詩:怨女三千放出宮,死囚四百來歸獄。在我家附近有個曾公祠。曾公是明代萬歷年間福州閩縣典獄長,被譽為“獄神”。某年,曾公釋放三百名囚犯回鄉過年。但春節后烏龍江發大水,渡船無法通過,有個囚犯無法按時返回獄中服刑,曾公自覺失職自盡。鄉民深為感動,建設曾公祠紀念他。

歷史的變換和層壘,足以產生哲學。這些特殊事件,按照斯洛文尼亞哲學家齊澤克的解釋,是能讓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發生變化的。這是一種認知結構的變化,它不是教義,而是不斷生長、持續變化的開放性經驗,有利于我們在監獄體制機制、方法路徑等方面進行重新審視,在社會治理政策、刑事法律方面也相應進行變革。

寫到這里,我想起我的另一位好友,在云南監獄系統工作的劉鳳英。她曾跟監獄人民警察一起,拉緊囚犯的手,一起出工、一起學習、一起吃飯、一起看電視……教育改造沒有捷徑,多交流多關懷多引導,才是硬道理。她基于樸素直覺,跟我深談監獄教育改造工作。她說讀了張晶的著作,熱淚盈眶,感謝中國監獄還有這樣睿智的人……

莊子說:“真者,精誠之至,不精不誠,不能動人。”獨特、用心以及蘊含力量,是真誠、真摯的要件,是張晶著作的本色。就像你要有好茶,你還要遞給別人,讓別人喝,甚至還要帶著別人一起創造,一起收種,一起曬,這才是完整的人影響人的過程。這,同樣也是我向大家推薦《第三代囚犯》的目的。

但愿我們都能以自己的心靈與世界的大寂靜相通,形成澎湃的福流!

(黃麗云)

相關新聞
成年女人观看永久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