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 
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一雙鞋的履歷

2022-03-24 15:47:59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有誰計算過一雙普通的鞋,能夠經過多少地方?

如果以一個人,每天步行10公里,一雙鞋穿3年計算。這雙鞋,日曬天晴,雨雪風霜,每年出勤200天,大概要走六千公里的路。

一雙鞋,又不是汽車輪胎,竟然能走這么遠的路,我發現一雙鞋的價值。

其實,這只是一雙普通的鞋,當初花幾百元買來,有過忐忑的腳步和風中興奮地奔走,它確實陪我經過一些地方。

都去過哪兒?當然陪我去過那些大碼頭,也去過一些小地方。訪問過20座縣城、15個小鎮、6個古村落,還去過外婆的墓地,以及一些記不得名字的角落。一雙鞋,飄零在江湖之上。

登武夷山時,別人都穿運動鞋,我卻不合時宜地穿皮鞋。我嫌帶兩雙鞋太麻煩,關鍵是我不喜歡登山時穿運動鞋的一副勢在必得。我穿皮鞋,還是我原來走路的樣子和神態,走路或登山,還是原來的表情。

在雁蕩山時,它就像一個中年人明顯地有了眼袋,鞋面也有了些許皺紋。在那些墊著木板的懸崖棧道上行走,這雙鞋非常忠實于我的腳,讓我在名山大川的風景深處,始終步履堅定,未曾有半點閃失。

一個人,曾穿過多少雙鞋子?已經記不清了。穿鞋子,我不喜歡同時擁有幾雙,而是以一雙為主,一雙為輔,就像給某個職位,只按排一正一副。

汪曾祺的《故鄉人》寫了兩個打魚的,“穿了牛皮縫制的連鞋子。褲子帶上衣的罩衣,顏色白黃白黃的,站在齊腰的水里。”在我的家鄉,見過這樣的鞋,鞋子連在衣褲上,有水底探路的履歷。打魚人上岸后,一套膠皮衣褲,水淋淋扛在肩上,兩只鞋倒垂著,一晃一晃。

隨意脫鞋的人,生活的字跡潦草;一個人對鞋的態度,體現出對生活的態度。胡適平素衣食節儉,如果說有一點奢侈,那就是他穿的鞋子必須用上好的牛皮訂制。胡適不喜歡在室內脫鞋子,即使是在日式榻榻米上,也堅持自己的態度。

一雙鞋,對于古代文人而言,不再是簡單的腳下之物。元代方回詩云,“少人行處路方佳,半著僧鞋半草鞋。”僧人穿的鞋,用布料做成。“半著僧鞋半草鞋”,是一只腳穿著僧鞋,一只腳穿著草鞋。丟下穿著的實際舒適度不論,這樣的穿鞋方式,更多是內心情懷的外露,當理想遭遇現實的巨大壓力時,便穿著僧鞋和草鞋,躲避到江湖之遠的寺廟山野。

某些時候,鞋子代表了你想讓別人留下印象的身份地位。外出旅行時,有個人抬起一只腳,向我炫耀他的一雙鞋。這雙鞋,是他在出國時花1200元買的,穿了好多年,雖然鞋底有些磨損,但鞋幫鞋面仍見堅挺。其實我想告訴這位朋友,我是一位老鞋匠的孫女婿,我老婆的爺爺在世時,曾經做過這個世界上好多結實而漂亮的鞋。只不過和他的孫女結婚時,老鞋匠已經不在了。

當然,一雙鞋入鄉隨俗,是很常見的事。在武漢,一個深秋的夜晚,我穿的這雙鞋在街頭曾遭遇過一場雨。路面上有積水,鞋半浸半泡在雨水里,這雙鞋無奈地在雨水中著,它在這座城市的某個旅店的窗口晾了一夜。第二天,用軟布擦拭去鞋幫上的雨漬和泥污,又光亮如初了。

在皖南的轱牛降山中,我見到一股清澈的活水,就興奮得在山澗的大石頭上跳來跳去。與山間那些還光著腳的猴子相比,我只是一只穿上了皮鞋的猴子——要感謝那雙帶著我東跑西走的鞋。

一般情況下,鞋是一個人性情的自然流露。有一次,采訪一個大老板,在他纖塵不染的辦公室里,坐在柔軟的真皮沙發上,我的這雙鞋,不卑不亢地在我的腳上,哪知那個大老板卻穿了一雙普通人不常穿的布鞋。

當然,在網絡上,看到有個女孩在曬鞋,她曾經穿過的鞋,從第一雙鞋開始,一直曬到第49雙。她如果像我一樣,一雙鞋穿三年,恐怕要穿到120歲,早成老太婆了。每一雙鞋后面,都寫上當初購買時的心情,唯獨少了這些鞋子的經歷。

一雙鞋都有它曾經去過的地方,鞋是一個人留在大地上的履歷。穿過的鞋,它跟隨我走過記不清的路,印下了我在這個世界某段時間里的樸素腳印?,F在,這雙鞋要退休了,我舍不得扔下它。寫下嗦的文字,為一雙鞋送行。

(王太生)

相關新聞
成年女人观看永久免费视频